上海四平路街道“睦邻楼道”建设 12戶居民为何能一天集齐4.8万元

2017-04-05

近日,鞍山路218弄5號樓出名了。歷時3個月,12戶居民自籌4.8萬元,把臟亂老舊的樓道改造一新,解了居民20年心頭之痛。“居民自籌資金改造樓道,街道一比一配比自治金,我們樓組是第一個嘗試的,將來我們還會成為第一個使用電梯工程導則加裝電梯的老樓。”居民們興高採烈,說以后五號樓應改叫為“五好樓”。

居民每戶自籌4000元改造公共樓道,這在上海現有的小區居民自籌自治金的案例中算得上是一筆“巨款”。究竟是怎樣的方式促成了這場改造?帶著這個疑問,記者推開了這座“五好樓”的大門,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溫暖的陽光客廳,居民們呼朋引伴地端來了自家的茶水、瓜果和點心,圍坐在一張大長桌周邊。他們說,要好好地談一談3個月來這個“家”的變化。

“黑暗樓道”變“別人家客廳”

扛著一大盤剛出爐的鮮肉月餅,扯著中氣十足的嗓門,招呼大伙兒趁熱嘗鮮的是老周。他是2000年搬進5號樓來的。

鞍山路218弄5號樓始建於1997年。由於當初房屋結構設計不甚合理,全樓隻在一樓入口處有一個寬60厘米的小門進出。一樓樓道空間雖大,但陽光晒不到,積水流不走,長期陰暗潮濕,除了用來停放自行車,還堆著廢報紙、床板等雜物,住著野貓和老鼠,雨天發霉發臭。20年來,“黑暗樓道”成了縈繞在居民心頭的痛。以前每次家裡來客人,總會說:“上面挺好的,下面怎麼這樣?”這讓老周面子挂不住。

而今年過年,親戚來拜年,都以為走錯了門洞,站在門外給老周打電話:“你們樓的入口改道了嗎?我進來一看,是別人家客廳啊。”

老周自豪地告訴親戚:“沒錯沒錯,進來就是了!”

這個“別人家的客廳”就是改造后的公共客廳。進門是淺色的瓷磚地面,一張長木椅上鋪著軟墊子,兩邊花架上的盆栽和牆上的油畫都是居民從自己家中搬來的。這家搬來幾盆多肉植物,那家貢獻一幅挂歷、幾盆時令水果,40多平方米的公共空間真的就有了自家客廳的模樣。

擱淺的熱情被街道創新重燃

聊得正熱烈時,不知誰喊了句:“我們‘總導演’來了!”回頭一看,一位身材瘦小的老太笑嘻嘻地走過來。她是王恩珠,5號樓的樓組長。

“其實早在兩年前,我們就已經嘗試過啟動改造項目了,但沒成功。”當時,王恩珠牽頭找工程隊來商討改造項目,工程隊的報價是9.6萬元,如果平攤到每家是8000元,這對居民來說太高了,於是項目就擱淺了。

后來,四平路街道推動“睦鄰樓道”建設,首次提出用街道和居民樓一比一的自治資金配比方式來改造樓道,使5號樓的“小心願”有了實現的可能。“這就意味著,我們出多少錢,街道就出多少錢,這樣算下來每家隻要出一半的錢就夠了。”這個創新的嘗試重新燃起了12戶居民的熱情。然而王恩珠心裡明白,即便有了街道兜底,每戶出的錢依然是個不小的數目。於是,她找來了樓裡的楊教授,一起商討眾籌成功的可能性。

“5號樓是個流動性較小的樓組,沒有外來租戶,12戶居民都是生活了多年的老鄰居,平時雖交往不多,但相處融洽,居住情況也比較穩定。”楊如增是同濟大學的教授,平日裡大家都稱他“楊教授”。

對於5號樓的情況,楊教授曾做過一次人員統計。“居民中60歲以上佔41%,中小學生佔20%,而就業年輕人隻佔39%,且老年人的數量還會逐年增加。”楊教授認為,老年人比例高,普遍有居家養老的需求,這就產生了改善居住環境的動力。同時,“抱團養老”的趨勢也讓大家在主觀上希望增進鄰裡間的關系。

每戶出4000元,一天內集齊

考慮好眾籌的可行性以后,王恩珠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,包括楊教授、老周,以及退休前當會計的潘玉華等6人。工作小組先后找了4個工程隊來估價,經過精打細算,決定讓工程隊隻負責出人工,居民自己買材料,這樣可以省下一些中間差價。

下一步就是集資。“12戶居民我都認識,大家對眾籌改造樓道都比較支持,但唯有一戶條件較差的老太太家讓我比較擔心。”在挨家挨戶動員以后,王恩珠試探性地敲開了老太太的家門。老太太說:“小王啊,出錢可以,不過不要超過4000元啊。”王恩珠當即說:“好,聽您的。”

王恩珠馬上召集小組成員商討和估算,最終敲定了每戶籌集4000元的數額。當天,5號樓召開了一次全員動員會議,第二天,每戶的4000元籌款便悉數送到了王恩珠家裡。

隨后,王恩珠和負責管賬的潘玉華開始採購建材,兩人先后跑了4個建材市場貨比三家,發現一種防滑地磚比較適合老人行走,便帶回樣本,晚上又同大家開會商討。施工期間,就職於一家設計公司的年輕人傅佳勇經常來當“顧問”,提供專業意見。居民周玉初閱歷豐富,王恩珠就請他當“工程監理”,為各種細枝末節嚴格把關。

改造一個樓道,拉近一段鄰裡情

就這樣經過前后3個月的群策群力,改造工程終於在今年春節前竣工,居民們在新年裡迎來了夢寐以求的陽光樓道。對於親身參與建設的樓道,大家都分外愛惜,各家各戶主動承擔樓道扶手、樓梯的日常清潔工作,家住6樓的居民經常從自家門口一路清掃到底樓。

改造工程更大的收獲是鄰裡感情的升溫,12戶居民從過去的點頭之交,到現在見面噓寒問暖,相談甚歡。“以前見到楊教授總是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,都不敢跟他搭話,哪會像現在這樣隨便閑聊呢?”老周和教授一直相互打趣。“三八”婦女節時,樓裡組織了茶話會,男同志給女同志們包餃子,楊教授把聚會照發到朋友圈,有朋友留言:“難道現在還有這樣的小區嗎?”

如今,對面4號樓的居民也過來“取經”,准備效仿5號樓的模式自籌資金改造樓道。據說在已有經驗下,他們能用更少的自籌自治金完成改造。

而5號樓的下一個目標是給這棟6層老樓裝上電梯。老樓加裝新電梯,這對於老居民來說又將是一個不小的挑戰,涉及推選項目負責人、合理分攤樓層費用以及后續日常運行維護等諸多問題。不過大家對此都頗有信心:“鄰裡和睦是新電梯成功安裝的最大保障。”

5號樓的改造只是一個起點。據悉,今年四平路街道將會擴大5號樓的輻射效應,從改造身邊的睦鄰樓道,到建設一個睦鄰街區,到最后打造成一整個充滿文化氣息的睦鄰社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