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平路街道探索考核机制将结果与基层干人事任免挂钩

2016-08-22

    在杨浦区四平路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陈敏的办公桌上,放着两份新鲜出炉的考评统计表。一份是辖区内2900多位居民代表给163位居委干部的打分表;另一份则是居委干部、社区各界代表、服务对象等对街道办事处和区下沉职能部门的打分表。

  居委干部、职能部门工作做得好不好,一般都是“上面”考核后定论的。变“自上而下”为“自下而上”考核,而且这个“下”,面向的是社区里普通的大爷大妈、年轻白领、新上海人、外来务工人员等等,这样的考核会有说服力吗?

  “七所八所”叫得应

  居委干部和服务对象给职能部门打了多少分?哪些打了高分?结果有些出乎意料,细想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总体来看,俗称“七所八所”的区里下沉街道的单位,在此次考评中都得到较高评价,满意率大都在95%以上。

  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,城管中队、房管办、绿化市容所等派出机构的“人、财、物”等资源下沉,这些单位“区属、街管、街用”,街道对其不仅拥有人权、财权还有事权,“成为一家人了,所以有啥事情就叫得应了”。

  “叫得应了”,居委干部和群众也深有体会。杨浦区房管局四平办事处在此次考评中得了高分,为什么?社区整治居改非、群租乱象,房管部门是当仁不让的主力军。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今年初,一场严寒导致四平社区不少居民家中水管爆裂,房管部门和物业和居委会一起,多少个日夜连续作战,抓紧抢修,解了百姓急难愁。

  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四平路派出所、区城管执法局四平路街道中队在考评中也名列前茅。同济大学边门赤峰路上的夜排档,无证流动摊贩屡禁不绝,环境脏乱差,安全隐患多,周边居民不堪其扰。今年上半年,街道牵头,派出所、城管加强联合执法力度;同时与同济大学积极沟通,学校在自家食堂开设了价廉物美的大排档。多管齐下,终于把扰民夜排档根除了。

  “耿”的干部得高分

  居民给居委干部打分,又是怎样的情况?四平路街道于2014年底、2015年底,对居委干部进行了“自下而上”的年度考评;今年起,考评改为年中、年末两次。

  “几次考评下来,基层干部的业绩就应该体现在百姓口碑中。”街道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有些居委会以前在街道职能科室印象中很不错,因为每次上交的材料都挺好,但百姓却不买账,指出“居委干部走访关心群众太少,总是呆在办公室里打电话、上网”,所以打分时给了低分。有些居委干部,原先街道对他们印象一般,却在居民打分时获得高分。

  有一位居民区老书记,给人感觉有点“耿”,参加各类评比不太积极,要评个人先进也总是推。但几次居委干部考评,她都排在前两名。原来,这位老书记所在小区周边是在建工地,矛盾不断,她多方奔走协调沟通。社区里的困难人群,她时常上门关心;外地来沪人员遇到急难愁问题,第一时间找她帮忙。好几位受助的百姓到街道送上锦旗。

  去年下半年换届选举后,居民区充实了一批年轻书记,他们能胜任吗?考评结果反映,不管年龄大小,只要一心一意为民办实事,就能站住脚。同济绿园新上任的居民区书记丁荣军,40多岁,在居委干部队伍里算是比较年轻的了。他所在小区遇到停车难问题,在他张罗协调下,居民小区与周边商务楼实现“错峰停车”。丁荣军在小区百姓中“人气”一下子提升。

  考评结果怎么用

  “自下而上”考核,四平路街道在全市街道中探索较早。如今,街道在思考:考评过程怎样精细化,更加全面客观地反映民意?考评结果如何用好?

  居民考核居委干部,与前两次不同,今年年中考评增加了一些环节。例如,街道组织了居民监督员队伍,参与各居民区的考评工作;监督员还在每个居民区随机抽取20户居民,给居委干部打分。希望通过这些环节的设置,改变每次都是一批“老面孔”来打分的状况。

  平日里意见牢骚不少,而让大家打分、提意见建议又嫌麻烦,这样的情况在居民区并不少见。街道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考评方式,鼓励更多居民参与到社区治理中,进而激发居民自治活力,扩大基层民主。

  考评结果怎么用?陈敏告诉记者,目前街道对满意度低的居委干部进行谈话,督促指导工作。接下来,将把群众满意度测评引入到社区工作者的管理制度中,满意度低于50%的居委干部,街道就不再续聘。

  对区里下沉的职能部门进行群众满意度测评,四平路街道今年上半年首次尝试。根据杨浦区相关规定:街道是区里派出机构的考核主体,考核办法由街道制定,大幅度提高群众满意度测评和街道意见的权重;街道对下沉的职能部门,在人事任免上有“摇头权”和“提名权”。

  街道在行使各项“权力”时,如何用好“自下而上”的考卷,而不是走走过场,你好我好大家好,还有待深入研究。